• <tr id='0ksTlr'><strong id='0ksTlr'></strong><small id='0ksTlr'></small><button id='0ksTlr'></button><li id='0ksTlr'><noscript id='0ksTlr'><big id='0ksTlr'></big><dt id='0ksTl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0ksTlr'><option id='0ksTlr'><table id='0ksTlr'><blockquote id='0ksTlr'><tbody id='0ksTl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0ksTlr'></u><kbd id='0ksTlr'><kbd id='0ksTl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0ksTlr'><strong id='0ksTl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0ksTl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0ksTl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0ksTl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0ksTlr'><em id='0ksTlr'></em><td id='0ksTlr'><div id='0ksTl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0ksTlr'><big id='0ksTlr'><big id='0ksTlr'></big><legend id='0ksTl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0ksTlr'><div id='0ksTlr'><ins id='0ksTl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0ksTl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0ksTl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0ksTlr'><q id='0ksTlr'><noscript id='0ksTlr'></noscript><dt id='0ksTl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0ksTlr'><i id='0ksTlr'></i>
                首页视频—正文 分享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位全程亲历东京审判者高文彬去世
                2020年09月08日 10:32  来源:中国新▲闻网 

                版权声明:中新视频版权属中新社所有,未经书面许可的使用行为,本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解说】9月7日,记者从民盟上海市委会和上海海事大学获悉,全球最后一位全程参与东京审判的亲历者、上海海事大学教授高∮文彬于9月7日凌晨3时10分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因病逝世,享年99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东京审判是1946年至1948年间在日本东京进行的针对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战争罪〓行的审判,也是唯一的A级战◥犯法庭。东京审判从法律的角度认定了日本发动战争的侵略性和非正义性,而且通过审判日本主要战犯,公开揭露了↑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战争暴行,尤其是侵华14年间在中国所犯下的罪』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高文彬,1922年12月生,上海市人,法学家、翻译家、历史学者。1985年9月加入民盟。1945年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。1946年5月至1948年8月期间,高文彬参加东京审判,先后任国际检察∏局翻译、中国检察官办事处秘书职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担任中国检察官秘书时,高文彬的主要工作是翻译、核对︻庭审记录,负责国际检察局和中国检察组的联络和往来文件处理等。审判期间,高文彬发现“百人▲斩杀人竞赛”的证据,揪出“百人斩”元凶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民盟浦东区委々原副主委王卫平告诉记者,高文彬做事细致▂周到,并且善于资料的收集和保存,这是他揪出“百人斩”元凶的关键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同期】民盟浦东区委原副主委 王卫平

                  他找出那些(证据)的时候,就是在于他平时细致周到,而且他善于就是☉说收集和保存(资料),所以才能把那些他看到过和听到过的东西能够记起来,再把它(证据)去找出来。“百人斩”的(证据),本来◥这两个人可能就逃脱了,但是因为有了他的这份证词和证供,这两个人也被制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解说】据了解,在中国各项纪念抗战胜利的活动中,高文彬都尽量出席。生病前,他还一直在参与东京审判相关史料的整理工作,他还提出建立“东京审◢判纪念馆”的愿望。高文彬常★说“我们一定要铭记历史,珍视和平”,并叮嘱自己的学生,无论在哪个岗位上工作,要记住自己是中国人,要→为维护国家尊严和利益出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晚年的高文彬一直保持着海派男人的作派,在北外滩的住宅里颐养天年。王卫平回忆道,每次去探望高老时,90多岁的他始终穿戴得整整齐齐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。在炎热的天气里,高老还特意从冰箱里拿出小毛巾和冰镇饮料给客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同期】民盟浦东区委原副主委 王卫平

                  我就觉得他真的是海派老先生的(风骨),每次去(看望他),(他)都是身上一直是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。我记得他比较标志性的,因为夏天我的印象比较深,他总ω是一袭白衬衣、灰颜色的裤子,裤子上始终那条缝是笔笔直的,他的头发发型始终是一丝不苟ω 的,眼镜也是始终擦得干干净净的。而且(我们)每次去,他听到声音了,他就会站在门口,门一开,“你们来了赶快请进”,(他)亲自要在门口迎我们的,从小的细节生活方面就能够体现到大的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解说】谈起人生的大起大落和几十年的坎坷沧桑时,高文彬曾说,如果说人生中没有任何遗憾是不可能的,但个人的人生起伏与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相比,就不算什么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记者 许婧 徐银 康玉湛 上海报道

                编辑:陈少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