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DwDqVz'><strong id='DwDqVz'></strong><small id='DwDqVz'></small><button id='DwDqVz'></button><li id='DwDqVz'><noscript id='DwDqVz'><big id='DwDqVz'></big><dt id='DwDqV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wDqVz'><option id='DwDqVz'><table id='DwDqVz'><blockquote id='DwDqVz'><tbody id='DwDqV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DwDqVz'></u><kbd id='DwDqVz'><kbd id='DwDqVz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DwDqVz'><strong id='DwDqVz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DwDqVz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wDqVz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wDqVz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DwDqVz'><em id='DwDqVz'></em><td id='DwDqVz'><div id='DwDqV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wDqVz'><big id='DwDqVz'><big id='DwDqVz'></big><legend id='DwDqV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DwDqVz'><div id='DwDqVz'><ins id='DwDqVz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DwDqVz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DwDqVz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DwDqVz'><q id='DwDqVz'><noscript id='DwDqVz'></noscript><dt id='DwDqVz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DwDqVz'><i id='DwDqVz'></i>
                首页—琼中—正文 分享
                探秘百花岭“物种基因宝库”:百花岭上万物生
                2020年09月10日 09:12  来源:海南日报 

                  记者 李梦瑶 于伟慧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一个旅行家要想在一片热带雨林里找到两株属于同种的树木,简直就是々徒劳。”这是19世纪英国博物学家华莱士@ 从雨林考察归来后,在日记中写下的感受。之所以发出如此↑感慨,只因热带雨林作为地球◣上抵抗力稳定性最高的生态系统,几乎孕育出世界上大于∩一半的动植物物种,物种之丰富实在让人♂难以分辨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树、藤、岩、泉掩映成趣,到山、水、石、林巧≡合成景,独特的自然地☆理气候条件造就琼中百花岭形态万千的热带雨林景观,撑〇起一道生态屏障,同样也引得成千上万的生物精灵汇聚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古树参天 藤蔓蔽日

                  热带雨林里的每分每秒,几乎都有↙新鲜的生命诞生。可若要论最为醒目的主角▂,耸入云天的高大乔木自然拔得头筹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步入百花岭景区,左侧一株苍劲雄伟的高▲山榕跃入眼帘。开放生长的特性,让这株榕树撑起√浓密的枝丫,从树枝上垂♀挂而下的“气根”多达数ξ 十根,落地后又成为“支柱根”,衍生成另外三株●粗壮的大树。就这样,柱根相连,柱枝相托,枝叶扩展,由此形♀成遮天蔽日的奇观,底部最为粗壮的树干甚至需要三个成年人々手拉手才能环抱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随着海拔上∮升,百花岭的植被群落在垂直分布上也呈现︼出明显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以百☉花大瀑布为中心,海南樫木、白桐、滑桃树、破布木等低海拔乔木广泛分布;行至天池一〓带,鸭脚木、枫香、无患子、毛丹、南酸枣等中海拔植被渐次◥密集;再往上攀登,则是大№叶水榕、皱皮油丹、毛丹、岭南酸枣等高海拔植被的◢乐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雨林中的古老树种遮天蔽日,有的直耸入云,有的倾╱斜向上,将它们一一关联的,是一条条盘根交错的藤蔓。扁担藤、三』叶崖爬藤、腰骨藤、多花→山猪菜……它们或圆粗如巨蟒,或纤细如丝线,腾空∏飞挂于大树之间,无所不在地显示着它们“道高一丈”的ζ生存本领,也将雨林装扮得愈◆发动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直往百花岭深处走,一株株参天古树的枝↙干上、枝杈间,或是灌木丛的最底端,遍布一簇簇、一团团翠绿的蕨类等∏附生植物,好比一盆盆绿植吊挂在树上,又似一个个』鸟巢,吸引虫▲鸟觅食栖息,由此形◣成一处处“空中花园”。其中几株古树的枝杈间,附生的各种植物多达三四十种,形态各异,尽↓管枝干历经风霜,古树依旧生机盎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热带雨林的生存之道,由此可见一斑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乔木、灌木丛、藤蔓到苔藓和地衣,雨林植物们以各种生存方式占据自己的生存空间,而当独木☉成林、植物绞杀、老茎生花、“滴水叶尖”等十大热带雨林现象一一跃现眼前,百花岭的故事才刚刚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雨林欢腾 鸟兽共舞

                  在高温、多湿的热◇带雨林,数不清的神秘树种向上疯长。茂密枝丫纵横成网,构成复杂的植物群落结构与丰富的食物来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阵“沙沙”的声响从林下落№叶层传出,转头望去,三五只橄榄⌒褐色且具黑色横斑的鸟儿正钻入灌丛刨食,从一条延伸至后颈的白色耳羽可辨认出,这身影便是海南三种特有鸟种之∩一的海南山鹧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葱郁的林冠是鸟儿们的天堂,顺着层层叠叠的枝丫往下,巨松鼠、小灵猫、树鼩、海南兔、椰子猫轮番登★场,它们在树枝间跳跃自如,或从阔叶林的灌木层、树洞、石洞中蹿出,三两下便将酣睡的鸟儿或昆虫收入腹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热带雨林里的生物们要想在生存竞赛中活下来,一点也马虎不得。好在百花岭的繁复植被与地形,为死里逃生的小动物们提供了喘息、平静Ψ安定的庇护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隐于草丛洞穴或石缝中,沼水蛙在百花岭的水系边随处可见,他们以昆虫为主要食物,常在夜幕四合时才出来活动。与灵【活的蛙类不同,龟类往往靠将脑袋缩进壳内躲避危险,可生【活在百花岭山涧中的平胸龟却是个例外。因龟壳扁「平,脑袋又长得不合比例的大,平胸龟的头只能直挺挺地伸在壳外,幸好它的“牙口”足够硬,各种鱼虾螺贝自不↓用说,一些蛙类也是它们的猎▆食对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树冠到灌木丛,一群群神出鬼没的野生动物相互依赖又彼ω此制约,构成复杂的生物链与食物网,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演绎得淋漓尽致。(海南日报营根9月9日电)

                编辑:叶霖嘉